电影文学剧本《万岁军》第二幕:贻误战机 文章来源:澳门葡京手机版网址   2018-08-14 15:26

  即日起,环球网军事频道受权刊发电影文学剧本《万岁军》,本剧本共4幕(奔赴前线、贻误战机、铸造奇迹、38军万岁),5万余字,我们将陆续刊发。本文是《第二幕:贻误战机》

  故事梗概: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,中国人民解放军由战争状态转入和平驻守。作为军委战略机动兵团中的野战军主力王牌——第38军,奉命从广西来到中原大地进行农业生产。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,38军急赴前线。在第一次战役中,38军因情报不准,行动迟缓,梁兴初军长受到彭德怀司令员的严厉训斥。然而,在第二次战役中,38军凭着超常的毅力,阻歼美国为首的“联合”,书写惊天地、泣鬼神的豪迈壮举,促美溃退至三八线。彭总电令“三十八军万岁”,主席称其“胜利之军”,斯大林元帅感动得潸然泪下,金日成首相赞美是“英雄部队”,麦克阿瑟将军疾呼“不可思议”,人们称这是“美国陆战史上的最大败绩”。此战,“改变了历史进程”,成为世界战争史上的经典之作。

  管松涛:“司马迁云‘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’……军长,咱们血战日军、横扫蒋军无敌手,说心里话,38军还真没和美国佬打过仗呢?”

  管松涛:“是的。军长,我有个疑问,原来38军在林总指挥下,总是作为主力使用的。这次彭总突然让咱们由预备队改成突击队了,说实话,多少有些不适应。”

  梁兴初:“松涛,井冈山斗争时,我在彭总部下,他也有一套独特的打仗方法……”

  管松涛:“梁、刘:第39军、40军、42军等已就位,命令38军尽快全部到达指定位置,急盼。彭”

  管松涛:(规劝)“军长,这也不能怪我们。这次抗美援朝,我38军原定改装后待命。但仓促上阵,前面的兄弟部队进军时障碍少,到我们来时,飞机轰炸后道路就很难走了。我看,是不是发电报,向彭老总解释解释。”

  这时,前面堵塞了道路。梁性急,下了车,拔出,上膛,高举,边走边大声喊道:“我是志愿军38军军长梁兴初!一切听我调度!”

  前面一台汽车坏了,堵住了道路,几个战士满头大汗地在修车。梁兴初见状,踢了一下轮胎,果断命令。

  参谋:“报告军长,江副军长说,司令部翻了一辆中卡车,科长们几乎都受伤了,作战科王乾元科长当场死亡。”

  梁兴初迅速下车。在沟底下大青石边,王科长浑身是血,脑袋纱布血红一片,躺地,几个战士正准备将他抬上担架。

  梁兴初悲痛,强忍眼泪,脱帽,缓缓地说:“他是抗日时期入伍的老科长了,从滨海打到东北,参加多少次恶仗都没牺牲,可刚一入朝,唉!真不顺……出师未捷身先死呀。”

  一条铁路伸向前方,数十名战士正在抢修被美机轰炸、破坏的铁轨。335团找来北朝鲜的司机,一辆火车正待出发。

  范天恩,335团团长,身高1.80米,浓眉大眼,彪健。他骑着一匹银白色的高头大马,与马健骑着一匹棕色的战马,聊着天。轻松状。

  范天恩:(字幕:第38军112师335团团长范天恩)“我这马,可有来历了,它是从平型关战场缴获下来,后来到了我的手里。开始,马不听汉语,后来跟我交了朋友。在东北时,红军第一个骑兵连连长,就是咱们的梁军长要它我都没给!哈哈哈。”

  范天恩:“嗨,算啦。你的伤还没好利索呢。(神秘状,小声)告你一个秘密,你小子伤好后,可要当我的副团长呀。”

  马健不宜再隐瞒什么,眼圈有些红,说:“俺老婆,六月份就怀孕了。现在一直不知怎样,真有点放心不下……”。

  范天恩见状,不再追问了,调侃起来:“可我的老婆,真不争气,至今还没动静。要是俺死在朝鲜战场上,范家怎么延续祖宗的香火呀。”

  范天恩踌躇了一会儿,看了一下怀表,一蹬马镫,坚定地说:“豁出去了,什么防空不防空的。命令上火车,全速前进!”

  参谋1:“师长,我来介绍一下,这是朝鲜人民军朴同志,以前还在咱们师当过兵,会说中国话。他刚从前线撤回来。”

  杨大易:(字幕:第38军112师师长杨大易)“好呀,朴同志,你给我们大家讲讲前线的情况吧。”

  朴同志:(恐惧)“哎呀,美军的飞机太厉害了,黑压压的一片跟老鸦一样,贴着地皮飞。那机关炮追着你打,我们白天可不敢露面呀。”

  杨大易一看不对,朴同志的话越来越不靠谱,这不是长敌人威风吗。说:“好啦,朴同志,你先吃饭,歇歇吧。(随口说出)我师还要打熙川呢?”

  杨大易有点蒙了,走了出去,李忠信副师长也跟了过去。杨大易说:“老李,这个情报太重要了。看来,战情有变。即刻向军部发电,报告敌情!”

  参谋:“军长,112师来电,‘据朝鲜人民军情报:熙川有个美军黑人团’。”

  梁兴初接过电报,一惊:“志司不是说只有伪军吗,莫非情报不准。打美军可要慎重,他们装备好、火力强,我们不可轻举妄动。志司第一次战役的精神是只打伪军。”

  解方赶紧过来,回应:“早前38军来电说,先头部队113师已到前川,军指在江界,主力112师已由满浦南下。(稍顿)现在,估计应该都到了吧。”

  邓华把烟递过去,点上,说:“38军在42军之后渡江,汽车和火车大部分给了42军。而38军……”

  彭德怀扭过头,不耐烦:“行啦,我看38军是让美国佬的飞机吓住了,白天不敢行军,夜晚又走走停停。(吸了口烟,忧虑)如果他们不能按时赶到熙川,而40军和39军对温井、云山之敌已打响,熙川之敌便会被惊走,再追怕是追不上了。”

  解方拿着红蓝铅笔,迅速在地图上标明了38军的位置,高兴地说:“彭总,这下好啦,各军都各就各位啦!”

  彭德怀一惊:“什么?(迅速冷静)你们看,你们看,这个38军又出幺蛾子了,熙川又冒出个什么美国黑人团。简直是乱弹琴!”

  毛岸英:(字幕:主席长子毛岸英秘书)见状,端着一杯水,给了彭德怀,解围,与彭总低语着。

  画外音:毛岸英主动赴朝作战,28岁,参加过苏联卫国战争,时任坦克部队中尉,后在北京机床厂任党委。

  画面:我志愿军第38军、39军、40军、42军等,分别向敌人发起了进攻,各个战斗场景,联合尤其是南朝鲜伪军一时慌乱阵脚,美军顽强抵抗,北朝鲜山峦大地浓烟翻滚。

  管理科长笑着、敬礼:“报告军长,我们师缴获不少美国佬的东西,有罐头、香烟和饼干。杨师长让给您送来啦。哈,这罐头饼干吃起来真不孬……”

  梁兴初正在翻看着材料,抬头,闷气:“你少放屁!把东西都给我原样拉回去。告诉杨大易,老子让他打熙川,不是让他收美国的破烂。”

  此时,志司的命令到了。作战参谋把报务员刚抄好的命令交给梁兴初,梁就着木棚里的小瓦斯灯看起来。

  江拥辉:“39军在云山已将美骑1师一部和伪1师一部包围,攻击已开始。40军也围住了伪军几个营。如果咱们军不迅速拿下球场、军隅里,大批溃退下来的敌军便会从军隅里、价川的要道撤至清川江以南,那样,38军就什么也捞不到了。”

  梁兴初:(急切)“形势很危急,搞不好肉吃不上,连骨头也啃不上了。我看,这样……”

  电话铃响了。参谋把话机交给梁兴初,小声说道:“是112师杨师长”。梁兴初一听,默不作声拿起电话。

  杨大易:(嬉笑)“军长呀,我让人送去的战利品收到了吗?我们正在打扫战场,抓零星俘虏……”

  梁兴初又要骂,被刘西元捅了捅胳膊,示意他别再发火,说:“哼,这事先不提了。你112师为什么29日才赶到熙川?就是为了等你们迂回熙川以东,才耽误了一天多时间!”

  杨大易:(解释)“军长,你别发火,我有责任,不过问题也不全在我们。火车夜里走,只能用手电筒照路,你想那速度能快吗?到了前川,火车站又被炸了,部队只好步行赶往熙川……”

  梁兴初:“算啦算啦。别找客观原因了,我告诉你,38军打仗从来没这么窝囊过!再不能丢人啦。让你的部队立刻向苏明洞打,两天给我拿下来;然后向飞虎山前进,告诉335团范天恩,让他们团主攻飞虎山。他335团最后赶到熙川的,我要他将功补过!”

  刘西元走来走去,突然说道:“好!飞虎山是关键的战略要地,是通往军隅里和价川的必经之路。军隅里和价川都是交通枢纽,它们共同组成一个大十字路口:南可通顺川、平壤,东可通德川,西可通龟城和新义州,北可通熙川和江界。这是美伪军北上的必经之路,军隅里又将是其总补给站。”

  江拥辉同感,似在沉思:“如果335团占领飞虎山,就切断了敌军后退之路。此战,将是一场恶战呀。”

  进攻时,小锹和小镐都扔掉了,他们穿着湿淋淋的棉衣,用手、用刺刀挖着坚硬的石头,不少战士鲜血淋淋。

  副指导员(字幕:335团警卫连副指导员)敬礼,擦汗,说:“团,快撤,敌人的炮火太凶啦!”

  赵霄云(字幕:335团政委赵霄云)问:“怎么回事?快撤什么?警卫连的阵地是敌人攻击力不强的地段呀。”

  天刚亮,飞机和大炮一齐向3排轰击。石头变成粉末,树木变成光杆。整整一个白天,3排打退了敌人7次进攻。3排一半伤亡。

  营教导员上了6连阵地,漆黑的夜色中果然不见一人,他用手在工事里摸,摸着一个活的,是班长张德占。

  11月6日至7日,美伪军更加疯狂地进攻。对5连阵地发起16次攻击,多次肉搏战。在解放战争中获“独胆英雄”称号的李永桂,在汽油弹完全淹没时,跳出战壕向敌人扑去,他左腿被炸断,拖着一条腿把一箱机枪弄上山,直至壮烈牺牲。

  孙宝森(字幕:337团宣传股长),激动地说:“徐政委,红3连有个‘战地之花’的趣事呀!”

  红3连坚守在松下里,山后沟有个独立草屋,这里是敌人炮火封锁区,家里的人都跑了,只有个年轻妇女没跑,因为她马上就要临产了。这件事被山上守备的3连知道了。敌人炮弹不断在独立家屋前后爆炸,产妇很不安全。

  彭树祯(字幕:红3连指导员彭树祯)山东人,大个子,急切地对卫生员说:“你带几名战士,快去给产妇挖个防炮洞,里面铺上干草,保证平安。”

  3连卫生员给产妇还带去了衣物、食品和药品。产妇躲进防炮洞不久就分娩了。远远就听见婴儿的啼哭声。当地群众把这个婴儿叫“战地之花”。

  徐炜两眼发着光,眼睛湿润了,对孙股长说,“群众把婴儿叫‘战地之花’,名字起得好,凝聚着朝鲜人民对志愿军的深情。你们要好好采访,给《前进报》和《志愿军报》投稿呀。”

  画面:朝鲜年轻妈妈抱着婴儿,喂奶。少顷,婴儿哭泣,声响越来越大,响彻山谷,飘向云端……

  画外音:38军112师指挥所,遭到美机投掷的凝固汽油弹和毒气弹攻击。共阵亡232名指战员,其中后勤处长于国良、卫生科长崔景坤、军械科长连秋云、组织科长袁敬文等为抢救伤员而牺牲。由于战时所迫,烈士们被匆匆就地埋葬。

  范天恩疑惑,急促:“什么?师长,退?我们拼死拼活5昼夜,没让敌人前进一步,再退不就是鸭绿江了?战士们的工作做不通呀!”

  杨大易:“别啰嗦,这是彭总的命令!你团转移到九龙山一带,设防诱敌。诱敌,围歼,你应该明白呀!”

  范天恩:“对,打住。诱敌深入!打得赢就打,打不赢就走。美军现代化装备,不利于山地作战,我军装备差,但我们可以伏击他们!”

  先在一个小小的无名高地上打阻击,敌人第一轮冲击波被打下去后,命令部队迅速撤出阵地,跑到很远山头上看热闹。

  准备敌人第二击的大规模轰炸,然后进攻,敌人占领空无一人的山头正在纳闷,美军飞机狂轰乱炸,美伪军士兵伤亡惨重。

  画外音:335团飞虎山阻击战,抗击了南朝鲜一个师和美军一部极其顽强的进攻,毙伤俘敌1800余人。我军一个巨大的“口袋”慢慢形成,就等美第8集团军“入套”了。

  这时,38军军长梁兴初紧随其后,敬礼,并伸手想与彭总握手;彭总不理睬梁兴初,却与后面来的39军军长打招呼,并主动握手:“吴信泉军长,39军休整的好吗?”,吴信泉敬礼:“谢谢彭总,很好!”

  梁兴初,尴尬。丁甘如处长赶紧过来,拉着梁兴初坐到里面座位上,说:“老领导,咱们军怎样?”,梁兴初愣神,无语。

  彭德怀两眼发光,巡视,会场瞬间安静,说:“都到齐了吧?嗯,各路大将都来了。开会!想抽烟、想喝水随便,留下两个耳朵听就行。先让邓副司令总结第一次战役的情况。”

  邓华站起,走到挂图边:“这次战役,是在朝鲜战局极端严重的情况下,我军仓促入朝进入战斗的。我们的战略指导正确,指挥灵活,发扬了我军近战、夜战的特长,连续十几个昼夜奋战,给伪6师以毁灭性打击,重创伪第1、第8师和美骑兵1师,取得入朝作战的初胜。此役,共歼敌15800多人,收复了清川江以北的全部地区和以南的德川、宁远地区。重要的是,我们取得对美作战的经验,心里也有数了。”

  彭德怀起身,插话:“总之,我志愿军入朝第一次战役,胜利了!毛主席很高兴。起初,我们担心没有制空权,要吃亏。现在看来,我军仍能打胜仗。当然喽,后勤保障还是个问题,我们四分之三的运送物资的汽车都被炸毁在路上。即使这样,我们还是打了胜仗。看来,美国佬没什么了不起!我们不只打了伪军,也打了美军嘛。(目光盯在吴信泉)39军围了云山的美骑1师第8团,使其大部被歼,并击溃了增援的美骑1师第5团,打得好呀!”

  解方插话,绘声绘色:“美第1骑兵师,是美国最精锐的王牌军,是华盛顿开国元勋师。过去是骑兵,后来改成为陆军机械化了,但番号一直没变,部队虽然没有马了,可士兵的臂肩上还留着一个马头符号,他们从来没吃过败仗哩。”

  洪学智接过话茬:“对了,还有美第2师,是二战时欧洲的主力,与美第1骑兵师,同为美国引以为荣的两个宠儿。”

  彭德怀用手示意安静,说:“现在它吃败仗嘛,败在我39军刀下。40军也打得不错,(大家把目光投向温玉成)118师首战两水洞,吃了敌人一个加强营,打响了志愿军入朝作战的第一枪,毛主席决定把10月25日定为志愿军出国纪念日,这是118师和40军的光荣。嗯,42军的124师、126师在东线打得很苦,立了功,在朝鲜人民军配合下,激战13昼夜,以两个师阻击了伪1军和美陆战第1师,歼敌2700余人。(少顿)38军飞虎山打得也不错,5天5夜坚守阵地,撤退时安排得当,把敌人引进来了,完成了总部诱敌深入的意图…..”

  彭德怀说到这里,眼睛回旋四周,话锋一转:“但是,这一战役虽然胜利了,可问题不少,如果不解决,第二次战役我看是打不好的。比如,后勤补给问题,语言问题。”

  彭德怀:“是嘛。我们应向邓华同志学习,善于开动脑筋,总结经验教训。可是,有的部队不是由于没有作战经验造成的,而是拖拖拉拉,执行命令不坚决。(突然,厉声)38军梁兴初来了没有?”

  彭德怀怒起:“你梁兴初胆大包天!你有什么了不起。娘的,老子让你打熙川,你们说有黑人团,什么鸟黑人团,黑了你们自己!”

  彭德怀:“都说你梁大牙铁匠出身,是一员虎将,我看是个鼠将!老鼠的鼠。一个黑人团就把你吓住了。”

  邓华一看不妙,解围道:“38军还是主力嘛。来日方长,这一仗没打好,下一仗……”

  梁兴初受不住了,两腿发抖,嘴角不停地抽搐,不由自主地蹦出一句:“不要骂嘛,骂我可以,都是我的责任,但38军不孬。”

  彭德怀:“不要骂?老子就是骂!你延误战机,按律当斩,骂算是对你客气的。我彭德怀别的本事没有,www.8522.com手机版本但斩马谡的本事还是有的!”

  彭德怀骂过一阵,火气渐渐退了,语声平和:“参谋长,麦克阿瑟狂言要圣诞节前结束战争。现在离圣诞节还有多少天?”

  彭德怀:“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,麦克阿瑟已经中了我们的圈套。第一次战役,我虽然歼敌不多,但实力没有暴露,也给敌人造成错觉,让他放开胆子往陷阱里面钻。现美伪军前线地面部队已达22万人,我军有38万人。人数上虽我占优,但我们没有空军和坦克的支援。(停顿,喝口水)鉴于此,希望大家打好第二次战役,我命令东线交给第9兵团20军、26军、27军负责,将42军两个师调往西线。在西线,集中6个军向敌集团实施反击。首先,命令38军和42军迅速歼灭德川、宁远地区伪2军主力,尔后向价川、顺川、肃川方向实施战略迂回,切断敌人退路,配合正面4个军从运动中歼灭美军两三个师。此役,朝鲜人民军第3军团将配合我9兵团作战。我再重申一遍:军令如山倒!命令一下,立即执行。”

  志司会议结束后,梁兴初和刘西元回到住所,闷闷不乐,二人收拾东西,梁坐在床上收拾,准备立即赶回军里。

  丁甘如:“彭总问我去哪儿?我说送送梁兴初老领导。彭总对我说,你告诉他,会上我批评他们重了些,我彭德怀就是这个脾气,不要因为挨了批就泄了气,下一仗要打好呦。”

  梁兴初面色好转:“气都涨满肚子啦,泄不了。我还奇怪着,开会前彭总和其他军的领导都握手,就是不跟我握手呢。骂我梁兴初可以,小瞧38军,说实话老丁,咱不服!”

  梁兴初咬了一下大牙,吱吱响:“行啊,骑毛驴看账本,咱们走着瞧。(梁兴初从床上,一拍大腿,下了地)娘的,不打出38军的威风来,老子就挨斩!”

  梁兴初高兴,一只大手搂着丁的肩膀,说:“怎么样,老丁,还回38军吧,咱们一块干,我这儿还缺个副参谋长……”

  毛岸英:“我是搞俄语的,彭总让我当翻译,可又见不到苏联人来。(面带难色)平时只是在作战处搞搞文件什么的。其实我是来打仗的,梁军长,我到你们军行不行?”

  毛岸英:“危险,我才不怕呢。(得意神态)我在苏联带兵打过仗,参加过攻克柏林!梁军长,你去和彭总讲一讲嘛。”

  梁兴初立时严肃起来:“那我可不敢,彭总会朝我瞪眼珠子,说,的把手伸到我的司令部来了,想挖我的墙角。我吃罪不起。”

  十分钟后,梁兴初已经坐在吉普车上路了,沉思。突然,“轰隆”一声,一颗炸弹在附近公路上爆炸。梁立时振作起来。

  画外音:梁兴初与毛岸英这次见面后,竟成为永别!毛岸英在一次美机轰炸时,为抢救机要文件而光荣牺牲,至今岸英的骨灰仍葬在朝鲜的三千里江山上。

  梁兴初:“刚才大家检讨了第一次战役的失利问题,讲得很好,主要责任在我。但后勤供应跟不上也个大问题!如果不解决,没有、炮弹,没有吃的,没有药品,缺少冬装,这个仗怎么打?”

  梁军长正说着,突然江拥辉副军长“扑通”一声,从座椅摔在地上,昏迷。送医生检查,因长期伏在瓦斯灯下阅电报、批文件,大脑缺氧所致。继续开会。

  这时,吴岱主任主动请缨,坚定地说:“我去抓后勤吧,以前干过些。你说吧,有什么要求。我吴岱豁出命来也要和千名后勤战士,保障部队军需供应!”

  梁兴初对吴岱说:“命令,第一兵站将留在华山洞、江界、别河里等地的148万斤粮食、7000斤副食,两个基数的弹药,转运到黄镜站、花坪站。要求第二兵站将黄镜站的10万斤粮食、1万多斤副食,16万发、炮弹与万颗手榴弹,运送到各师、团。”

  朝鲜河多,敌机把公路干线上的桥梁都炸了。今天刚修好,明天又炸掉,故通往德川西北部的公路无法通车,物资后勤供应极为困难。

  吴岱与工兵想出妙计,在水下铺设潜水桥,拿铁丝编个笼子,装上石头沉进河里,打成石头坝,上面再铺上卵石,把桥面搞平,桥面离水面半米左右,能通汽车。为迷惑敌人,还在水下桥附近,架上大桥,吸引引敌机轰炸,以保护水下桥的安全。

  梁兴初激动地对吴岱说:“你真行!不但解我心病,还是第三次救了我的命。不然,彭总斩马谡是免不了的呀。”

  画外音:“38军335团的撤退,令美伪军大喜过望。西方媒体大肆宣扬飞虎山一役美军的‘巨大胜利、攻势凌厉’、‘中队粮弹匮乏、士气低落、尸横遍野、残部向北逃窜。’”

  麦克阿瑟:“中队不过如此,区区几万人而已,他们是被我们飞机的强大轰炸吓破了胆。联合要抓住时机,继续北进!”

  沃克,美第8集团军司令、统领“联合”地面部队和韩队、中将、60岁、微胖、参加过二战、巴顿将军部下,获“虎头狗”称号。

  沃克:(字幕:美第8集团军司令沃克,统领“联合”地面部队和韩队)“将军,依我看,对中队还是应再慎重研究一下,有些情况我还是搞不清楚。”

  麦克阿瑟鼓动、安慰状:“沃克将军,你这个原巴顿将军的部下,获‘虎头狗’称号的大英雄,就别多顾忌了。中队的实力我清楚得很,破衣烂衫、三八大盖枪,怎么能和我们现代化的军队相比呢?他们不过是装装援助北朝鲜的样子罢了。”

  麦克阿瑟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,挥动着烟斗,说:“命令西线第8集团军,指挥美第1、第9军和韩第2军团和一个空降团。其左翼,美第1军指挥美第24师、韩第1师、英第27旅,由嘉山里、古城洞地区分别向新义州、朔州方向进攻;美第9军指挥美第25师、美第2师,由立石里、球场地区分别向碧潼、楚山方向进攻,其第2梯队土耳其旅位于军隅里地区;美骑兵第1师位于顺川地区机动。在右翼,韩第2军团指挥其第7、第8师,分别由德川以北寺洞和宁边地区,向熙川、江界方向进攻,第2梯队韩第6师于北仓里、假仓里地区机动。英第29旅位于平壤,美空降187团在沙里院,为西线第8集团军总预备队。”

  麦克阿瑟停顿了一下,喝口水,抽了两下烟,接着说:“东线,由我直接坐镇。命令美第10军,辖美陆战第1师、美第7、第3师,由长津湖向武坪里、江界方向进攻。韩第1军指挥其首都师、第3师沿东海岸向图们江推进。诸位,过两天是‘感恩节’,命令各部给将士们,啊,给孩子们准备丰盛的饭菜。感谢上帝!”

  队长(字幕:美军第7师特遣队队长)拿着望远镜瞭望,不时地回头,欣赏人群撒尿的场景,忍不住“哈哈哈”笑个不停。

  画外音:“11月21日,美军东线第10军7师的库珀特遣部队,进逼至鸭绿江边。美国大兵们,学着巴顿当年在莱茵河畔的行为,朝着鸭绿江大撒其尿!此新闻,立传世界。华盛顿官员和将军们,大喜过望。”

  阿尔蒙德(字幕:美国第10军司令阿尔蒙德)高兴地向正在敬礼的队长问候:“弟兄们,辛苦啦!我给你们记功、奖赏!”

  阿尔蒙德迅速扫了一眼,大声念起电文:“亲爱的勇士们,惠山津捷报传来,欣慰之至。我致以最衷心的祝贺,内德。请转告戴维.巴尔的7师中了头彩!”


返回
有心意 更有新意
欢迎拨打
  
澳门葡京手机版网址 版权所有